番茄小说 > 其他类型 > 虹国记 > 第五百四十三章 从军牙地

第五百四十三章 从军牙地(1 / 1)

“蔗柠她怎么了”邰苛的心又是一沉。

“没什么事,就是受了些惊吓。”

千崖说着关上了房门,和邰苛走进了药堂。平时挤满人的大厅,此刻冷冷清清,只有满屋子的药草味还和以前一样。

“官府的人是不是到你这儿来过了”

蔗柠就是因为洲侯毫无底线的强制征兵而家破人亡,能让这个坚强的姑娘受到惊吓而昏倒,邰苛只能想到这个原因了。

他的猜测没错,千崖点了下头。一向乐观的千崖此刻也像换了个人似的,表情凝重。

邰苛看着他,觉得他比晕倒的蔗柠受到的惊吓还要重。知道千崖宠妻,邰苛叹了口气,伸出手拍了拍友人的肩膀以示安慰。

“你们没事就好。”

“怎么可能没事他们要不是看我是个大夫,刚才就把我抓走了”,千崖说着叹了口气,“但明天我就得去军营报道,他们要我去做军医。”

“军医”

邰苛听到这个词,又安心了些。不管怎么说,军医都是在后方照顾伤患,不会直接上阵杀敌,倒是比普通士兵安全不少。

看着千崖忧郁的脸,邰苛抓了抓头:“其实,我赶来就是想告诉你,千万不要反抗。洲侯要我们去从军我们就去。因为官府的人已经不讲道理了,他们开始杀反抗的人了。”

“可我不能去我得留在蔗柠身边照顾她。”

“我知道你心疼蔗柠,但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总不能不顾”

“她已经怀孕了。”

“怀”

邰苛一愣,随即露出欣喜之色,说了几句恭喜的话后,也慢慢变得和他的朋友一样愁眉不展了,自语道:“对,蔗柠需要照顾,她腿脚不便。你还有两个妹妹你不能去、不能去,可是”

邰苛正被这个刚知道的消息搅得脑中一片混乱之际,突然听到千崖的一声惨叫。

他刚抬起头,站在他对面的千崖就朝他倒了过来。他赶紧扶住千崖,脚下一个趔趄,抱在一起的两人差点同时摔倒。

邰苛抱着千崖,看到出现在他身后一脸怒气的邜月,刚踹在千崖屁股上的脚还未来得及放下,就骂道:“你一个大男人在这儿磨叽什么要是不想害死蔗柠还有千檀、千洋,明天就赶紧老实地去军营报道。”

邰苛受到了不小的惊吓,不禁吞咽一下,没敢吭声。

千崖则一脸委屈地揉着他被踹得生疼的屁股,指着邜月叫道:“你也忒狠了,屁股都快成四瓣了不如你再狠点,干脆把我踹残了,我也就不用去作什么军医了。”

“好啊,这可是你说的,过来”

邜月也毫不客气,冷笑一声后又抬起了脚。

见状,千崖赶紧躲到了邰苛身后。

邰苛更是一惊,赶紧朝邜月摆手,道:“邜姑娘,有话好好说,明天我和千崖一早就去军营报道。如果他不去,我就把他打晕扛走。你放心,我们绝对不会牵连家人的。”

邜月慢慢放下抬起的脚,看着眼前被她吓坏的两人,表情缓和了下来,不由叹了口气,微微侧过身去说道:“我爹年岁大了,这次不会被征入军营。所以你们走后,我可以时常过来,帮你照看蔗柠,还有千檀和千洋。”

邰苛看着邜月的侧脸,感觉得出她内心恐怕比千崖还要忧郁,但她却不愿当面表达出来。

邰苛转身,将身后的千崖推到邜月面前,说道:“你们俩之间的事好好说说吧,我得赶紧回去了。我偷跑出来的,我娘要是找不到我,非得担心死。”

邰苛知道这次是绝对躲不过的,离开峮平城,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进一步说,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。

不管是千崖还是他自己,都要利用所剩无几的时间好好陪陪家人。

第二天,邰苛和千崖就去城守府登记报道,之后马上被带进了军营。

千崖成为了从峮平城被征出的唯一一名军医,而邰苛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兵。不过,他父亲曾是郁洲军的一名军官,加之他从小练过几年功夫,马上就成为了这支新军的一名什长。

自从一名反抗征兵的母亲被杀,前来主动从军的人也猛量增加,只有极少数还不肯交出自己儿子的家庭。

身在军营中的邰苛,想知道外面的情况很不容易,但他能推断出这些仍旧不肯投降的母亲们也是凶多吉少了。

又过了一周,这支将近一万人的新军开拔离开了峮平城,前往西侧的牙地城。

城中妇孺皆出城相送他们的父兄、夫君或是儿子,哭喊声响彻天际,不知走出了多远,那声音还在耳畔盘绕不去。

跋涉了十天之后,他们终于到达了牙地城。郁洲军和多洲军正打得火热,但他们毕竟是临时征招组建的军队,不可能马上就上战场,还要经过一番操练。

但前线的厮杀生死却时时都能传到他们耳中。还未真正踏上战场,就让邰苛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。

想起自己离开的那天,养母的泪眼婆娑,邰苛心中很不是滋味。

军营中规矩甚多,想喝酒几乎不可能。邰苛常常在操练之余跑到千崖那里,向他讨来一些医用酒精,来解解酒瘾,也想借酒来消消心头忧愁。

千崖虽然也是新兵,但他毕竟是军医,前方如有伤患送来,他也必须去帮忙救治。邰苛每次见他回来,神情都有些恍惚。

邰苛小时候总听父亲给他讲军营中的事,他知道战争就会伴随大量人员的伤亡。千崖一直待在边陲小城,虽然每天都要面对大量病患,但和军营当中所见绝不是一个层次。

新兵的训练本来是半年,但由于战事吃紧,不过一个多月,邰苛就被派上了战场。

临行之前,千崖拉着他的手,说道:“千万不要死活着回来不用多杀敌,只要保住命就好”

邰苛忍不住一笑,他从未在千崖的眼中看到过恐惧,但现在,千崖的眼中满是恐惧不安。

千崖在军医营中见过了太多战死的士兵,不希望他的朋友也成为其中一员。

邰苛很是感动,远方有养父母,军营中有千崖还在担心着自己。

但真正让他体会到战争恐惧的,还是在上了战场之后。

最新小说: 我曾在星际翱翔 那些年混迹的我们 火影战利品系统 国服第一男装大佬 浮尘烬歌 海贼之磁力大将 从流量到影帝 被病娇小狼狗盯上了 诸天改革者 幽冥真仙